陇上月 > 其他类型 > 野欲!疯批宿主又和邪神杠上啦! > 第374章 电竞文 傲娇战神的最强突击手24

第374章 电竞文 傲娇战神的最强突击手24(1 / 2)

第374章电竞文:傲娇战神的最强突击手24

钟意在秦肆酒的注视下上了车,随后一脚油门踩了出去。

等他买完大包小包的营养品回来时,发现家里的门大敞着,但是里面却出奇的安静。

刚刚还迈着大步往家里走的钟意停在了原地。

他握着购物袋的手紧了紧,深吸一口气,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往屋里走。

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再次停住。

好像秦肆酒和钟意之间有某种心灵感应,就在他停住的一瞬间,屋内传来脚步声。

钟意抬眼看过去,秦肆酒恰好笑着朝他走来。

“怎么出来了?”

钟意边问边探头往屋里看,果然在沙发上看见了两道人影。

他立马收回视线。

这副模样和赛场上桀骜张扬的钟意完全不沾边。

秦肆酒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,反手关上了大门。

钟意松了一下肩膀,问道:“嗯?要做什么?”

购物袋将他的手心勒得泛白,小臂的肌肉因为用力而绷紧。

明明秦肆酒的声音不大,甚至称得上很轻,可偏偏在钟意这里震耳欲聋。

“是我要和你走完一生,不是他们。”

秦肆酒握上钟意的手,准备从他手中接过购物袋,却没拉动。

他无奈地扯扯嘴角,不跟他争了,继续说道:“所以不用害怕和紧张,即使他们不接受你...”

秦肆酒顿了一下,和他五指紧握住。

“又能怎么样?”

钟意的心颤了一下。

他的心中有无数想说的话,一点一滴汇聚成蜿蜒的河流,汇聚成一句轻声的,虔诚的...

“好。”

秦肆酒拉着钟意的手进了屋。

大门处传来声响,路父路母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衣服,但没回头。

钟意走到二人面前,礼貌地问好:“伯父,伯母,我是小浔的男朋友。”

路母微笑着点点头,“小浔之前一年没回家就是跟你在一起?”

钟意从她的表情中读出了某种压抑着的怒火,额前缓缓滑过三个问号。

“???”

他张了张嘴,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伯母,我们俩前阵子才在一起的。”

秦肆酒将钟意扯到了自己的身后,“妈,刚刚都跟你说了不是他。”

路母没理会秦肆酒,反而打量着钟意,继续发问:“我听小浔提起过你的名字,那我叫你小意不介意吧?”

钟意眉眼低垂,“只要您喜欢,怎么叫都成。”

“小意,伯母想知道你是做什么的,你又知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?”

这话里面的含义很明显。

路母似乎认为钟意是因为钱和权选择和自家儿子在一起的。

秦肆酒皱了下眉,张口道:“妈,你...”

路父打断了他,在一边低低咳嗽一声,“那个什么...儿子啊..让你妈和这孩子聊聊。”

“聊什么?”秦肆酒的声音有点冷,“这不是聊天,这是为难。”

路父尴尬地笑了两声,“你这孩子。”

正在此时,钟意忽然伸出小拇指勾住秦肆酒的手。

秦肆酒忍着心中的缓缓上升的怒意,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钟意朝他轻微地勾起唇角,又摇摇头。

秦肆酒瞳孔微微颤动一下。

紧接着,钟意朝路父路母分别笑了一下,说道:“伯父伯母,是我做的不够周全,理应向您二位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他的声音比平时正经了不知道多少倍,“我叫钟意,父母经营一家小公司,虽然不及您家,但也还算富裕。我本人目前是游戏职业选手,过几年退队会接手父母的产业。”

“至于您怀疑我和小浔在一起的动机,这一点的确是作为父母理应担心的,只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的真心。”

在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气氛安静了下来,一时间路母和路父都没再说话。

钟意垂在身侧的手捏了捏裤子,等待着最终审判。

可就在这时,路母忽然低低的笑了出来。

“好,好啊,小意你坐过来。”

秦肆酒和钟意都被路母突如其来的笑声弄得发懵。

钟意听话地坐了过去。

路母一把拉住他的手,拍了拍,“希望你能别怪伯母,我刚刚就是想看看你这个小伙子的魄量。”

她眼神心疼地看了一眼秦肆酒,“毕竟作为一个母亲,我是真心希望他能幸福快乐。”

路父也笑道:“是啊,刚刚一路上你伯母就在跟我说,怕她这样吓到你,甚至都想好事后该怎么跟你道歉了。”

钟意愣了一下,“您不介意...我们都是男人?”

“那怎么了?”路母指了指自己,“我看着像那种棒打鸳鸯的母亲吗?”

其实秦肆酒很想说,她刚刚可太像了。

路母又去看秦肆酒,“我像吗?”

“不像。”秦肆酒睁眼说瞎话。

路母笑得慈祥,“我只是担心你被骗,但说实话,我看见小意第一眼就打心眼里喜欢。”

路父也点点头附和

最新小说: 横推武道,我靠加点打爆神 总有仙子想要占有我 高武江湖,从天赋如龙开始 震惊!大帝修为的我被逐出宗门了 斗罗:开局金龙王,唐三夺我血脉 光之国:开局变诺亚,吓疯贝利亚 一人之下:神格面具演诸位神明 LOL:什么叫魅魔型辅助 洪荒—我的靠山是女娲 我在东京当幕后黑手